发 表 你 的 评 论 ......
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全部热门评论

八卦其实很给力!
#心理
(文/Ed Yong)假设在一个派对上你和朋友聊天,他很八卦的告诉了你派对上另一个人的秘密。那个人曾背叛女友、寻衅滋事,甚至虐待狗狗。之前,你完全不认识这个人,但是听到这些八卦后,你在其他派对上、大街上,甚至Facebook上都会变得特别留意他。 这种事情总有发生。若我们通过八卦得知了某个人的信息,那么,我们就会更注意这个人。原因很简单,八卦,尤其是负面的八卦,不仅会影响我们对一个人的看法,还会提高我们对这个人的关注度。 来自美国东北大学的埃里克•安德森(Eric Anderson)和艾丽卡•西格尔(Erika Siegel)通过一个简单的实验研究了八卦对我们视觉的影响,这个实验利用了“双眼竞争”原理。所谓“双眼竞争”是指给观察者双眼呈现不同图像时,这两个图像会互相竞争以获得眼球青睐,最终观察者会看到两个图像交替出现。这个过程不受意识控制,这样实验者就能根据参与者在各图像上停留的时间来确定哪个图像更能抓住大脑的注意力。 科学家已经在很多实验中用到了这个原理。我们知道如果某个图像比较明亮或者对比比较明显,或者带有情绪性,它就能得到更长时间的关注。而安德森和西格尔的实验结果表明,若将一些面孔和负面评价一起展示,则更容易引起关注。 在实验中,他们向志愿者展示了一组没有任何表情的面部照片,每个面孔伴有一些关于社交行为的简要描述,这些描述有正面的如帮助老奶奶、有中性的如在街上和一个人擦肩而过、还有负面的如向同班同学扔了把椅子。然后,要求志愿者盯住体给出的图像。他们一只眼睛看到之前出现过的那些面孔,另一只眼睛看房屋的照片,一旦看到的图像交替时,就按一下键。 两位研究者发现,相比正面及中性描述一起出现的面孔而言,那些和负面描述一起出现的面孔得到了更长时间的关注。但这个结果也可以这样解释,人们可以更快更容易地记住负面信息。为排除这种可能,安德森和西格尔用稍复杂一些的方法重复了这个实验。 在新的实验中,他们让志愿者看图像之前,先测试了志愿者对已知面孔的掌握情况,直到他们记住哪些面孔和正面或中性评价相关,哪些和负面评价相关。另外他们还向志愿者展示了另一组面孔,伴随一些与社交无关的评价,如做了牙齿根管手术(负面)、感受温暖的阳光(正面)、拉起窗帘(中性)等。 对于第一组照片,这次实验得出的结果依然是和负面八卦一起出现的面孔得到的关注时间更长。但若这些评价与社交无关,则无论它们是正面、中性还是负面的,得到关注的时间则没有差别。 他们认为,当听到一个人偷东西、撒谎或者背叛时,会让我们有意识的注意那个看起来没什么表情但很邪恶的面孔。 这是个很重要的观点。我们“看到”的东西是从眼睛将信号传到大脑,然后大脑对这些信号进行加工并将注意力集中在重要的细节上。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盲点不是一个黑漆漆的洞,为什么我们眨眼时眼前不会黑一下亮一下。当然,也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当你烫着手时,虽然触觉神经元传递的信号能先到达大脑,但感到疼痛和缩回手几乎是同时进行的。这也是为什么和负面评价一起出现的面孔更吸引注意力的原因。 我们会将注意力放在坏的事情而非好的事情上,这多少会让人有点沮丧,但这点也很容易解释。就像安德森和西格尔所说:“因为我们会优先感觉到坏人的存在,所以我们对骗子会更加注意,并收集更多关于他们的信息,从而避免受到伤害。” 对很多人来说,八卦都是个贬义词,但是,我们必须承认,有时候八卦也是有价值的。“通过八卦,我们无需亲自体验其他人的成功经历或悲催的遭遇,就可以得到他们的一些社交信息。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八卦,都是有一定作用的。” 我们无需遇到每个和我们生活相关的人,我们可以从自己接触到的人那儿了解到他们。“八卦能让我们知道我们从没见过的某个人的‘价值’,从而决定和谁做朋友,更重要的是,该躲着谁,而不用花费宝贵的时间去亲身经历。” 博主介绍: Ed Yong,著名科学作者。他白天在英国癌症研究中心上班,晚上回家写他自己的科普博客Not Exactly Rocket Science。他的文章被众多知名刊物采用,包括New Scientist, Nature, the Economist, the Guardian, the Daily Telegraph以及SEED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