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 表 你 的 评 论 ......
全部评论
0
!一切就
回复
2017-10-18 16:03:27
...

全部热门评论

至·艺 |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本应不存在?(下)
#精选
至·艺 |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本应不存在?(下)

至·艺 |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本应不存在?(下) 至·艺 |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本应不存在?(下) 维米尔伦勃朗梵高合称为荷兰三大画家,这个评价是相当高的。维米尔与伦勃朗的绘画大多都是巴洛克风格,但维米尔的画作显然没有伦勃朗那么多(伦勃朗应该是他的好几十倍),可是在讨论度与知名度上,维米尔好像还更讨人喜欢。

至·艺 |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本应不存在?(下)▲《 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 1657 》   比如靳尚谊(原中央美院院长)就曾经临摹过他的作品,并且在梳理自己的艺术历程时以“在中国看维米尔”、“解读维米尔致意”、“靳尚谊临摹作品欣赏”、“新思维的开始”前后四个部分展开,可以看出他个人对维米尔的感情很深,这其实也能代表部分国人对维米尔的看法。

至·艺 |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本应不存在?(下)
▲《 惊恐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
那么在西方对维米尔的看法与讨论度是怎么样呢,其实有点像早些年对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的讨论,一个微笑就把社会学,心理学,甚至是科学给拉进来,还曾经是达达主义者们的灵感来源。而维米尔一幅《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也引起了相当广泛的讨论,靳尚谊也曾今在国内引出过一场,譬如“回眸一笑最正确的表达方式”、“最美的回眸一笑”什么的。西方人的思维方式有点不同,他们在深深思考并追寻一个问题,这个少女是谁

至·艺 |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本应不存在?(下)
▲《 The 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1665) 》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电影的导演彼得·韦伯 Peter Webber认为,女孩就是维米尔家的仆人——Griet(斯嘉丽·约翰逊饰演),意思就是美丽因为社会阶层的高低而被掩盖,到岑到岑戴个耳环什么的,美丽又回来了,并且一定程度上也是基于史实。学者肯定不会像导演那么浪漫,他们把这个问题提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学术地位,查阅了不少资料,即便如此,还是出现了不同的分歧,出现了多种解释并存的状况。

至·艺 |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本应不存在?(下)▲《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剧照 彼得·韦伯 Peter Webber 》 除了该少女是家中保姆的说法之外,有的学者提出,该女孩是维米尔的大女儿——玛利亚,出于这个观点的学者也对《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电影中将维米尔的老婆塑造成“丑恶”的形象的行为表示不赞同,他们认为维米尔是个非常爱老婆的人,爱她的温柔娴淑,并且由于老婆美丽动人,维米尔对她很黏,这也导致了维米尔不怎么爱出门,也不怎么画风景(维米尔留世的作品除了一两张风景,剩余的几乎全是“家中一角”),而老婆那么漂亮,女儿也很好看呀,并且在绘画层面,出于这个角度与距离的考虑,能这么亲近的人也就只有女儿了,《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原型就是她么。

下一种解释,先上图:

至·艺 |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本应不存在?(下)▲《 绘画的艺术 (局部) 》   至·艺 |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本应不存在?(下)▲《 gpe_face_comparison 》 左图头部的简单椭圆形,脸部的平整度,下颚的切口以及上唇和鼻子下部之间的间隔都与右图相似。眉毛都画得十分的轻微,除了面部的相似之外,两个女孩也被其他元素所粘合

那么右边的女孩从哪里来呢?

至·艺 |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本应不存在?(下)▲《 The art of painting 1666- 1668 》   这是维米尔的另一幅作品,名为《The art of painting》,多数的学者将这幅作品认为是维米尔个人艺术创作尝试的作品。

那么画中的少女到底是谁呢,

据说这个女孩有可能也是保姆,但不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电影中的Griet,而是另外一位Clio,关于这个解释出现的缘由,似乎也能站住脚,首先,确实很相似,另外,女孩抱着的书籍,包括桌子上放置的物品都是一位名为Clio的人。

当然,这并不是最后的一种解释,其实后面这幅画的名称为“The art of painting”(绘画的艺术),根据这个名称来推断 ,“那个戴珍珠的少女”极有可能不存在。事实上,对于一位艺术家,尤其是一位画家而言,根据原型创作一个虚拟的人物形象不是难事,这些比较似乎是画家在有意地解决有些问题:女人被描绘在不同的照明条件下,她们之间没有独特的个人的形象以及心理

而维米尔的绘画总是被一种谨慎古典主义渗透,他的思考和行为总是在如何推出一幅图像以及表现无生命的物体,并清除个性,而维米尔给绘画的名称是“绘画的艺术”,简而言之,这其实极有可能是他个人艺术创作的一种尝试和训练,无论是他觉得现实的人物形象不够完美,还是针对纯粹绘画性的实验而心有所动,当然,我们这个瞎推断也是不道德的,并且也很难得出一个真相。

至·艺 |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本应不存在?(下)▲《 Girl with the red hat 》 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还是不能得出一个真相,其实艺术就是会面临这样的问题,相比用肉眼观看,绘画更为真实,但仍然不是最真实的。不过也无关紧要了,画中的女孩是谁也不能阻扰人们对画的纯粹喜爱,《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在17世纪不叫这个名字,它的本名其实应该是《Girl with a Turban》或者《Young Girl》,因为当时人们的注意力是在“女孩”或者“女孩的头巾”上,谁知道人类什么时候转投到了“珍珠耳环”

至·艺 |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本应不存在?(下)▲《 View on Delft (1660-1661) 》 - THE END - 美编:欣凌罗        撰稿:文武

至·艺 |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本应不存在?(下) 至·艺 |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本应不存在?(下) 至·艺 |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本应不存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