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 表 你 的 评 论 ......
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全部热门评论

全世界的动物园联手,抵抗企鹅疟疾
#前沿

(文/DONALD G. McNEIL Jr.)全世界的动物园都喜爱企鹅们。它们萌萌的,不太占地儿,也从不吃掉饲养员。并且,孩子们爱看它们,尤其是在企鹅用餐的时候。

动物园的企鹅们也许看起来无忧无虑,在水里像鱼雷一样冲来冲去,又像潜射导弹一样腾出水面,但它们被一个无情的杀手缠上了,杀手名叫疟疾。

“疟疾可能是养在户外的企鹅的头号死因。”艾莉森•瓦克(times new roman', times, serif; font-size: 15.454545021057129px; line-height: 22.002840042114258px;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Allison N. Wack)医生说。瓦克医生是巴尔的摩的马里兰动物园的兽医,这家动物园正在建设新的展馆,把企鹅群翻一番,达到上百只。如果继续让企鹅受到疟疾威胁,病魔也许会杀死一半受感染的企鹅,尽管每次它爆发的程度差别很大。

感染鸟类的疟疾版本对人类没有威胁,因为携带这种疟疾的蚊子对寄主的选择有物种特异性:也就是说叮鸟和爬行动物的蚊子通常不会去叮哺乳动物,负责纽约市各动物园的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的首席兽医保罗•卡勒(Paul P. Calle)医生这样解释。并且鸟类疟疾是由某几株不会感染人类的寄生性疟原虫导致的。

但对于圈养的企鹅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因此许多动物园都在夏天给它们的企鹅们猛喂预防疟疾药片,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全球健康主管理查德•费克姆(Richard Feachem)医生说。

去年,伦敦动物园的六只秘鲁企鹅死于疟疾

第一例企鹅疟疾就是在将近一个世纪前的伦敦动物园确诊,那是1926年在一只王企鹅体内发现的。从那以后,各地就有许多鸟类疟疾疫情的爆发,包括巴尔的摩,韩国,维也纳还有华盛顿特区的动物园。

上次美国的大规模疫情发生在1987年湿热的夏天,在德梅因(爱荷华州首府)的布兰克公园动物园里。那年的五月到九月,动物园刚从智利引进的46只南美企鹅中的38只死于病魔的纠缠。尽管临近的同州城市艾姆斯的全国动物疾病中心努力救治,可企鹅们还是死了。兽医们根据症状作出了正确的诊断,虽然疫情爆发的后期他们才在血液样本中找到寄生的疟原虫。即使企鹅们都接受了两种药物的预防性鸡尾酒疗法,就像去非洲的游客会吃的那种药,它们还是死了。

虽然人类疟疾是热带地区苦难的根源,据预测每年会夺走66万人性命,却基本上已经被赶出了这个世界的温带地区。可是,鸟与兽的疟疾变种还是到处都是的。

“不论你是只鸽子,老鼠,蜥蜴,还是一头大象,必有一款适合你的疟疾。” 费克姆医生说。

鸟类疟疾是除却寒冷的极地和一些传播疟疾的蚊子还没到过的太平洋岛屿以外的所有地区都有的疾病。(可是,它在夏威夷初来乍到却蓬勃发展,正在摧毁着那里的旋蜜雀种群。)

在长期面临疟疾威胁的过程中,大多鸟类物种都建立了自然的抵抗力。“但企鹅们有困难,”,布朗克斯动物园前鸟类学主管克莉丝汀•雪柏说,“因为它们来自没有蚊子的生活环境。”

并非所有企鹅的老家都是冰冻的南极,一些企鹅在白天气温高达43度的海岸上筑巢。但所有企鹅都来自好比沙漠那么干旱的地方,所以它们在老家碰不上蚊子。

“在我们通伯角(译者注:Punta Tombo,阿根廷南部的一个半岛,重要的南美企鹅栖息地)这儿一年也许只有个把蚊子。”,蒂•布尔斯玛(Dee Boersma)教授说。她是华盛顿大学的生物学家,在阿根廷的这块炎热干燥的海岸上研究南美企鹅已有30年。

教授说她在一些企鹅体内找到了疟疾的抗体,并且假定这些企鹅是在冬季迁徙到巴西沿岸的路途中被蚊子叮的,然而它们生存了下来。 “它们去北边过嘉年华季。”她说。

不同的动物园也有不同的保护措施

瓦克医生说马里兰动物园相信可以让企鹅们建立自己的自然免疫力——有时人类也可以,如果人类在童年与疟疾的反复缠斗中能够幸存下来就行。

所有新来的企鹅“都得见血”,她说。它们每周会被抽血一次,如果检出了寄生物,它们就得吃疟疾药。因为症状表现出来需要大约13天,大多数企鹅都不会病。经过了两个夏天之后,它们通常就有足够的抗体让给它们能在一次感染中幸存下来了。

纽约市的动物园使用的方法与大多数其它动物园相同。曼哈顿中央公园动物园里的王企鹅、白眉企鹅和纹颊企鹅很安全,因为它们展出在一个巨型的冰柜里,人们走进里面参观,闯入的蚊子在那里撑不了多久。 布朗克斯动物园的南美企鹅住在以通伯角为模版打造的户外环境,康尼岛水族馆的南非企鹅住在一个有点类似它们在开普敦的海岸的故乡的展区里。 

布朗克斯动物园与蚊子进行着自然而激烈的战争,雪柏医生说。动物园的池塘里养了许多吃孑孓的胖头鱥。积水都被抽干,或者在它们积起来的地方投放了很多苏云金杆菌,一种杀灭昆虫的细菌。

在伦敦动物园,给鸟儿们供应的巢材是薰衣草,它们的笼舍也用薰衣草油喷洒,人们觉得这样可以驱蚊。

在马里兰以外的大多数动物园,企鹅每天都要服一剂伯氨喹或氯喹,这些药同样也是1950年到2000年左右间患疟疾的人类的首选,不过在那段时间里感染人类的疟原虫在许多国家发展出了抗药性。这药现在对感染鸟类的疟原虫还是管用。

而且,看起来让企鹅吃药比让小孩吃药更容易。“把药片沾在鱼上,然后训练企鹅过来吃,” 雪柏医生说,“饲养员们可以通过它们身上的斑点认出谁是谁。这很关键,因为每人都必须只服一剂药,可别让那些欺负弱小的企鹅把所有药都吃了。”

本文编译自纽约时报:Zoos Try to Ward Off a Penguin Killer

世界上总共有17个物种的企鹅,你认识几个?图片来源:nigel-roberts.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