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 表 你 的 评 论 ......
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全部热门评论

气候变化危机 政治利益博弈
#环境
/gkimage/g4/3t/tr/g43ttr.png 未来 5 年全世界仍将大规模建造化石燃料电站、高耗能工厂以及低效能建筑;届时,全球气温将无法维系在安全警戒范围内,抗击气候危机的最后机会将“一去不返”。图为印度新建的电站(Reuters / uk.ibtimes.com) “大门正在关上。”国际能源机构(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的首席经济学家费斯 • 比罗尔(Faith Birol)表示,“若不立即改变使用能源的方式,我们会因超出科学家界定的安全范围而遭受灭顶之灾。解决气候变化危机的机会之门将永远关闭。” 这一警告正赶上全球气候变化协商的关键时刻。2011 年 11 月 28 日至 12 月 9 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 17 次缔约方会议在南非德班召开。 为了避免气候灾难,科学家认为全球气温上升幅度需控制在 2℃ 以内,相应的 CO2 排放量不得超过 450 ppm (ppm = 百万分之一单位)。当前 CO2 排放量已接近 390 ppm,而且,据 IEA 的估计,剩余的“碳排放预算”中高达 80% 已被现有基础设施产生的碳所占据。这就导致全球经济能够转型进入低碳步子的空间相当窄了。 根据 IEA 的计算,如果按照当前趋势发展,继续建造高碳排放的能源生产设施,到 2015年,能源和工业基础设施将至少消耗掉 90% 的“碳预算”。到 2017 年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任何回旋余地——届时,所有的碳预算都将用完。 /gkimage/bd/cr/2q/bdcr2q.png 世界能源经济领域的最高权威表示,任何在建设施产生的碳排放量会对未来 10 年的气候变化造成不可逆影响。如果这种情况在未来 5 年之内还得不到改变,其结果将是灾难性的。图为 2006 年伊拉克境内遭受沙尘暴袭击的场面 / theinconvenientskeptic.com

危机当前的现实:迅速行动希望渺茫

然而,这次谈判中各国首脑准备再次拖延得出结论的时间。 最初的目标本来是签署一份继《京都议定书》之后的新协议。1997 年签订的《京都议定书》是唯一有效的国际温室气体排放公约,它将在2012年到期。但经过多年的延期,越来越多的国家,包括英国、日本和俄罗斯,都愿意把这个会议推迟几年。 俄罗斯和日本最近都表示有意在 2018 年或 2020 年之前达成共识,英国对此表示支持。英国的气候变化部长,格雷格 • 巴克(Greg Barker)在一次会议上发言时称:“我们需要中国,尤其需要美国,以及其他‘金砖四国’成员国家(巴西、南非、印度)的同意。如果能在 2015 年之前取得这些国家的共识,那么我们到 2020 年就有望签署协议了。” 不过,比罗尔认为,这样的话就太迟了。“我们的分析数据已经显示,现在不改变的话就来不及了——而只有签署了国际公约以后改变才会发生。”

发达国家的影响

这也不仅仅是发展中国家的问题。英国及欧洲大陆国家还有美国都有大量新建化石燃料发电站的计划,它们会在未来 10 年中对全球温室气体排放产生显著影响。 据英国《卫报》今年 5 月公布的一项 IEA 分析报告显示:尽管 2010 年是近 80 年来全球经济衰退最严重的一年,可是温室气体排放的增长值却创下历史新高。去年的一项记录表明,全球燃烧化石燃料共向大气中排放了 30.6 亿吨的 CO2 ,比前年高出 1.6 亿吨。以上结果详细展示了当前建设新能源和工业基础设施的决策致使未来数 10 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大幅度增加,进而使气候变化维持在一定水平的希望化为泡影。
IEA 的数据历来被视为衡量温室气体排放以及能源问题的黄金标准,并且其估测也被广泛认为是最保守的估计。这就使得 IEA 的警告更为值得注意。
碳锁定效应:气候变化危机加剧的最大推手 现在的核心问题是,现存的大多数工业基础设施,包括化石燃料电站、高碳排放工厂、低能效的交通及建筑设施,其碳排放水平已经相当之高,并且在未来几十年还会持续这种情况。而 CO2 一旦经释放则留存在大气中,造成的温室效应将长达一个世纪之久。相比之下,工业基础设施的建筑寿命不过几十年。 尽管在过去的 20 年里科学家的警告源源不绝,新的基础设施仍然在按着老路建设。这就形成了一个高碳排放的“锁定效应”(lock-in effect)。换句话说,现在或未来 5 年内建造的高排放基础设施所产生的 CO2 会跟整个工业基础设施的能耗相当。 核能之后:可再生能源能否接续仍是未知 各国间已经在书面上达成一致(包括 2009 年在哥本哈根签署的部分协议),同意把全球变暖温度控制在 2℃ 以内。这还是美国以及发展中国家就减排这一问题首次达成一致。 据气候学家估计,全球气温高出工业化前水平的 2℃ 就是安全的极限;超过这个温度将导致灾难性和不可逆的气候变化。然而,这个估计肯定是不精确的,全球温度只要升高 1.5℃ 就将造成海平面上升以及极端气候变化的危险。 另一个增加碳排放的原因是一些政府在日本福岛核电事故后决定放弃使用核能。如果各国不再使用核能,其增加的碳排放将会达到现在法德两国排放量的总和。要想填补这一差距,就需要在可再生能源上有更大的投入。但是怎样才能实现这一目标,现在还是未知之数。

中国的影响

比罗尔还警告说,中国作为全世界碳排放量最多的国家,应该在对抗气候变化中承担起更重大的作用。这几年来,中国政府都声称,中国的人均 CO2 排放量大大低于其他发展中国家,因此不该再采取严厉的措施来控制污染物的排放量。但是,IEA 的分析发现,在最近 4 年里,中国的人均 CO2 排放量极可能已经超过欧盟水平。 此外,最迟到 2035 年,中国自 1900 年以来累积排放的温室气体量就将超过欧盟。此前中国政府曾提出发达国家应该在减排任务中担负大的一部分,以对历史排放负责。但 IEA 这一分析将大大削弱中国这个论点的力度。 中国气候变化方面的最高官员解振华在最近接受《卫报》采访时,呼吁发展中国家应该更多的参与到气候变化会谈中来,同时解振华还强烈要求发达国家续签《京都议定书》(只有欧盟会愿意这样做)。其他国家对此保持谨慎观望态度。

抗击危机,困难重重

IEA 的分析还指出:“尽管改变全球能源利用趋势的需要已经迫在眉睫,然而几乎没有迹象表明如今的趋势有什么变化。” 自 2009 年世界经济复苏以来,金融局势一直不稳,经济前景也依然不太明朗。然而,全球 2010 年主要能源需求反弹升高了 5 个百分点, CO2 排放增量创下新高。金融补贴使化石燃料的浪费性消耗跃升至超过 4000 亿美元(约合 2.5 万亿人民币)。 同时,还不能忘了全世界仍然有 “高得难以接受的” 13 亿人口未能使用上电。要让他们摆脱贫困,用电问题必须得到解决。可是想要向他们提供可再生能源装置仍然代价昂贵。 绿色和平组织的查理 • 克罗尼克(Charlie Kronick)说道:“政府今天所做的决定有可能使我们的下一代欠下一笔无法偿还的债。这代价是昂贵的。现在真正缺乏的是一个全球性的计划以及政府的贯彻实施。如果各国政府能在南非德班这次会议上取得共识,那还能最后扭转一下局面。” /gkimage/5r/qe/kv/5rqekv.png 2009 年到 2035 年,世界能源主要需求增长了 40% ;石油仍然是需求量最大的能源,天然气则是需求增长绝对值最高的能源。 /gkimage/tt/wn/34/ttwn34.png 根据 IEA 的计算,如果不采取措施,到 2017 年所有碳预算都将被现存的高排放产能设施、工业基础设施、低能效的交通及建筑设施消耗殆尽,最终超出科学家限定的 450 ppm 警戒线而带来无法挽回的后果 / guadian.co.uk 一位全球气候会议的深入观察员说,IEA 披露的 4000 亿美元化石燃料补贴“令人震惊”。这些补贴在改变市场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方法上呈现了大量的问题。同时,他也对拜罗的评论表示赞同——虽然形势已经十分危急,但似乎仍然无法让中美国两国参与到国际合作的舞台上来。 “因为共和党的反对,美国不能采取行动。而美国不做中国就不肯做。但至少中国已经开始在逐步发展利用可再生能源。不过他们同时也在大规模地消耗煤炭资源。这将使得治理气候变化的目标在短期内几乎无法达成。” 联合国的气候问题主席,克里斯蒂娜 • 菲格雷斯(Christina Figueres)指出,IEA 的报告表明气候危机迫近的底线,也给今年来开展的项目施加了压力。“这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她说。“但是让各国达成共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现在关注的不是一项国际环境共识,而是一场史上最大的工业和能源的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