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 表 你 的 评 论 ......
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全部热门评论

高薪也有副作用:谁动了我的干劲?
#前沿

不可否认,我们生活在一个“金钱至上”的时代。为了生存,有时我们不得不为五斗米折腰。与此同时,赚钱数目的多少似乎已慢慢变成我们身上一个撕不掉的标签:我们努力工作,力争获得高薪,因为高薪意味着我们的能力获得了认可。然而,很多人费尽千辛万苦获得心仪的薪酬之后,却怅然若失,连自己曾经钟爱的工作,都显得十分乏味了。究竟是哪里出了错?我所在的浙江大学管理学院研究团队设计了一项实验任务,探索了这一现象背后的神经机制[1]。研究成果日前发表于《神经科学报道》(Neuro Report)。

绩效薪酬会怎样影响员工的工作动机?图片来源:shutterstock友情提供

研究结果显示,外部激励对内在动机具有“挤出效应”:人们在从事一项有趣并且充满挑战的工作时,原本具有强烈的内在动机。如果这项工作采用绩效薪酬制度,人们会更加在意工作的完成质量,并且努力做到更好;而一旦这项制度后来被撤销,人们获得的报酬不再与工作的完成情况直接挂钩,人们从事这项工作的内在动机会被大大削弱,完成工作时会觉得索然无味。

我们团队采用的实验任务,改编自Murayama(2010)等学者的研究[2]。参与实验的被试,需要完成两项任务:一项任务(“停止秒表”)充满挑战,被试看到任务提示后,需要将秒表精准的停止在5 s左右;一项任务(“秒表停止”)则略显无趣,任务提示消失后一段时间,秒表会自动停止,被试需要做的,只是在秒表自动停止后按键确认,进入下一轮实验。“秒表停止”任务没有成功、失败之分,被试在完成每轮“停止秒表”任务后,则会得到任务完成情况的反馈信息。

实验设计示意图。被试将完成“停止秒表”与“秒表停止”两种实验任务。任务完成后,他们将获得任务完成情况的反馈信息。图片来源:Q. Ma et al. NeuroReport 25 (2014) 194–198.

实验分为三个阶段,每阶段实验均包含若干轮“停止秒表”与“秒表停止”任务。所有被试被随机划分为实验组、对照组两个组别。值得注意的是,对照组被试完成三个阶段实验拿到的都是固定报酬,换言之,他们最终获得的报酬与任务表现无关;实验组被试完成第一、第三阶段实验拿到的也是固定报酬。唯一的区别在于第二阶段,这一阶段中实验组被试没有基本报酬,每成功完成一轮“停止秒表”任务都可以拿到1元的酬金。我们记录了两组被试参与实验全程的脑电(EEGs)数据。

我们团队对比了实验组、对照组两组被试在第一、第三阶段完成“停止秒表”任务后,获得该任务完成情况反馈信息时的脑电反应。脑电数据显示,当实验组从第二阶段进行到第三阶段,即被试完成“停止秒表”所获得的外部激励被撤消后,他们对于“停止秒表”任务本身完成情况的关心程度显著降低。换言之,“停止秒表”原本是一项有趣的任务,人们会关心自己完成得好不好,与金钱直接挂钩的制度一旦被取消,人们对于输赢就不再留意。相应地,第一、第三阶段中,对照组被试获得反馈时的脑电波,没有显著差异。另外,外部激励对内在动机的“挤出效应”,也反映在了两组被试的行为差异上:相较于实验组被试,更多的对照组被试在实验结束后询问能否多玩一会儿“停止秒表”,并且玩了更长的时间。

随着管理学中激励理论的不断发展,人们对于薪酬的认识也在逐渐产生变化。薪酬不再只是对员工辛勤付出的一种回报,也成为了一种重要的激励手段。有效的薪酬制度,可以吸引到大量的优秀员工为所在企业高效工作,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然而,我们的研究发现,金钱也有副作用,施加外部激励会削弱人们从事一项工作的内在动机。这也提醒了企业主,如果选择了绩效薪酬制,就不要再轻易撤销,否则员工马上会由干劲十足变为做的毫不起劲。

事实上,绩效工资制的诞生,源自人们一种本能的想法:人们总是期望自己获得的报酬与付出的努力程度相匹配。然而,现实情况并不总尽如人意。人们的大脑,会如何弥补理想与现实的差异?另一项研究中,我们发现,人们完成一项工作时付出的努力,本身有其内在价值。精明的老板,也参透了其中的奥秘,为员工安排了更具挑战性的工作。想了解他们这样做的原因吗?不妨接着阅读《努力也是报酬:精明的老板,会给员工更有挑战性的工作》。

(本文作者是浙江大学神经管理学实验室的博士生,为本文所提文献[1]的作者之一。果壳网欢迎更多科研工作者为我们撰稿或者接受我们采访,热情的邀请函在此。)

 

文章题图:shutterstock友情提供

参考文献:

  1. Qingguo Ma, Jia Jin, Liang Meng, Qiang Shen. The dark side of monetary incentive: How does extrinsic reward crowd intrinsic motivation. NeuroReport 25 (2014) 194–198.
  2. Murayama K, Matsumoto M, Izuma K, Matsumoto K. Neural basis of the undermining effect of monetary reward on intrinsic motivation. PNAS 107 (2010) 20911–20916.

相关的果壳网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