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 表 你 的 评 论 ......
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全部热门评论

进化拉锯战,用病毒杀死耐药菌
#医学
(文/Ed Yong)抗生素滥用的现象越来越普遍,所以我们在与细菌作战的过程中败得很彻底。随着抗生素滥用频率的增高,细菌彻底无视于各类抗生素,能抵抗细菌的新抗生素越来越少。更糟糕的是,细菌们的装备越来越先进,它们很容易转移彼此有用的基因(类似武器),当某种细菌拥有抵抗抗生素的某种基因武器的时候,其他细菌可以很容易分享这种基因武器(无私的细菌啊)。不过来自芬兰于韦斯屈莱大学的马迪•加拉苏瑞并没有发现武器交易的问题,他认为细菌有靶向能力。 通常情况下,帮助细菌抵抗抗生素的武器是一种环状的DNA,被命名为:质粒。质粒可以在细菌间交换。通过交换质粒细菌会很快获得耐药性。不过,质粒并不是完美的武器,它也会给细菌带来麻烦,质粒有时候会引来病毒。 细菌的克星——噬菌体,听名字就知道了吧,专吞噬细菌的东西,可以感染细菌并杀死细菌。有些噬菌体甚至偏爱携带耐药基因的细菌。所以说事物总是有两面性的,新武器虽然可以抵抗抗生素却更吸引噬菌体。 在近40几年时间里,科学家们已经发现某些噬菌体专门追逐有携带质粒的细菌,不过加拉苏瑞现在的研究证实,噬菌体追逐质粒细菌的特性对我们有用。他发现在细菌培养皿中,噬菌体可以显著的减少携带质粒的菌群,也就是说噬菌体可以选择性地杀死携带质粒的细菌。 加拉苏瑞主要研究两种肠道细菌,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这两种细菌是携带耐药基因的菌种。在加拉苏瑞没有加噬菌体的时候,培养皿中的细菌可以抵抗抗生素。当加拉苏瑞加入一种叫PRD1的噬菌体的时候,细菌数量在10天内减少了5%。 随后,细菌们开始反击,它们开始丢掉质粒,质粒上的耐药基因也同被丢掉。很快的,这些没有质粒的细菌可以抵抗噬菌体,但是它们却能被大多数抗生素杀死。 这种策略并不完美。有一小部分的细菌既能抵抗噬菌体又能抵抗抗生素。加拉苏瑞发现,这一小部分细菌会形成克隆群,并且它们都失去了交换基因的能力。与正常细菌相比,它们的为了抵御两种侵害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质粒靶向杀死细菌是一种十分明智的策略。相比无止境的装备竞争(细菌与抗生素之间),质粒靶向让细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让细菌难以抵抗。这就好比说,牵制敌人的武器枪械比去开发新的防弹背心更有利。 尽管听上去很不错,但加拉苏瑞对这项工作持谨慎态度。他表示,目前还在前期研究。细菌在噬菌体的环境压力下也开始进化。并且,并非所有的质粒都会引起噬菌体的偏好,有些质粒并不被噬菌体关注。加拉苏瑞表示,目前还需要了解更多。 目前人们争论加拉苏瑞的工作是否能应用与耐药菌的临床治疗中,不过可以说,这是一个好的方向。 博主介绍: Ed Yong,著名科学作者。他白天在英国癌症研究中心上班,晚上回家写他自己的科普博客Not Exactly Rocket Science。他的文章被众多知名刊物采用,包括New Scientist, Nature, the Economist, the Guardian, the Daily Telegraph以及SEED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