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 表 你 的 评 论 ......
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全部热门评论

传播科学知识,你得动动脑子
#传播
(文/Claire L. Evans)基于科学内容的交谈,总会显得格外吃力。 科学问题的复杂性使得交谈无比沉闷;过多的科学术语使得外行一头雾水;相对简洁的描述又会引起科学界里批评家的无情指摘;科学话题总是冷冰冰的,很难激发人们的热情;若是加入生活化的比喻,那些极端的学究又会苛责比喻不够严谨。总之,无论出现任何原因,都会使得对话无法继续。交谈的场面之所以如此窘迫,其原因却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那就是用通俗优美诗化的语言很难呈现自然界中一个客观存在的概念,尤其是当你对此概念有了充分科学的认识后。 然而,还是有些人能够担此重任的,他们能够将一些不可见的科学现象解释给公众听。这些人天生具有两套语言系统。科学家卡尔•萨根、尼尔•德格拉斯•泰森、E•O•威尔逊是这样的人;科普作家娜塔莉亚•安吉尔、大卫•爱登堡、雷切尔•卡森、布莱恩•格林是这样的人;还有一些电视制作人、导演、纪实小说家和公共演说家也是这样的人。他们是思维的使者,能够将复杂的科学概念清晰的解释给公众,有时仅仅通过讲述一个故事而已。这一能力似乎是上天对这些人的眷顾,让他们能够驾驭两种思维。在脑中他们拥有坚实的科学知识,而付诸纸上时却也能妙笔生花。只是他们并非任何时候都能如此优雅的展示科学内容,正如卡尔•萨根在他书里所写“如果要从零起点学习制作苹果派,你需要对宇宙有一些了解。”这句话读起来甚是可笑,将一幅庞大的宇宙画卷做了如此形容的确有些费解。但是,萨根这样引入科学问题却也有他的原因,只是略显荒谬而已。 科学本身就是雄伟的,有志之士徜徉其中想去了解宇宙的全部。但是,这似乎只是一个妄想,它需要所有的男女不停的投身科学事业,仅靠几个人是绝不可能完成宏愿的。然而,即便如此,我们却也难以窥见终极目标。问题环环相扣,想知道一个问题的答案,我们就不得不提出另一个问题,如此往复。也许,巨人的肩膀会为我们提供一条捷径,但是巨人们也像俄罗斯套娃般层出不穷。事实上,当我们真正投身科学之中时才会发现,我们知道的越多也正意味着我们不知道的越多。想要了解宇宙的全部几乎无望,因为问题永无止境。 对于一些科学家来说,畅游于问题的海洋无疑是一件值得兴奋的事情。他们在观察现象和建立理论中寻找着平衡,抽象化的概念是他们定义自然、客观宇宙和数学现象最好的方法。他们能够感受概念呈现出来的优雅。然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抽象化的概念几乎就是地狱,因此描述一个概念时的语言变得至关重要。作为读者,我们真正想听的是贯穿始终的故事;我们需要一个能够引起共鸣的点;我们希望那些抽象的概念可以通过比喻、图像来呈现。 最易被大众接受的科学知识正是由这些修辞所塑造的。曾几何时,当那帮天文系的学生正在为宇宙的膨胀模型苦恼时,天文学家的一个简单比喻就将他们拯救了。宇宙膨胀的图像就如同一个正在充气的气球,而宇宙中星罗分布的天体就是气球表面上的点。当确定气球表上的某一个点时,随着气球的膨胀,上面其他的点都在远离这一点,并且距离越远的点离开的速度越快。就这样一个小小的比喻,将天文学课本中的许多概念解释的一清二楚,并且这一比喻如此精妙。这就是比喻的魔力,它能够将杂乱的物理现象用图像的形式清晰呈现;它能够将深奥的抽象概念转化成我们手中可见的模型。 正如这个比喻,好的科学表述可以将复杂的概念简化,它将人们放眼整个宇宙的目光拉回,而仅仅聚焦在手中的气球上。宇宙之于萨根而言,就如同一个中世纪的国王在餐桌前等着苹果派。 补充说明: 卡尔•萨根长期任康奈尔大学天文学与空间科学教授和行星研究室主任。 尼尔•德格拉斯•泰森是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一名天体物理学家。 E•O•威尔逊是一名生物学家。 娜塔莉亚•安吉尔著有 The Canon: A Whirligig Tour of the Beautiful Basics of Science 大卫•爱登堡著有 The Private Life of Plants 雷切尔•卡森著有 Silent Spring 布莱恩•格林著有 The Elegant Universe 博主介绍: Claire L. Evans 从事科普写作五年来,被非著名周刊Willamette Week誉为“青年文化传播新星”,被著名说唱歌手Kanye West 赞为“一位有成就的科普作家”。Claire不仅涉及科普写作(主要方向为宇宙学),还是一位科幻小说评论家,以文字犀利,思想深刻,逻辑严密见长。她曾说,从事宇宙科普写作五年来,仍然不知该如何描述宇宙。(吐槽:估计是因为宇宙过于浩瀚,喜爱尤甚,因此不知该如何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