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 表 你 的 评 论 ......
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全部热门评论

科幻影视:关于《创:战纪》的7件趣事
#科技
作者:Cyriaque Lamar
译者:Zombibim

/gkimage/2w/0w/p3/2w0wp3.png

我们最近有幸采访了《创:战纪》的剧组成员,听到几件电影制作过程中的趣事……比如Daft Punk乐队在片场搞了个锐舞派对。

/gkimage/v2/e4/tq/v2e4tq.png

1)麦克•辛是以华丽摇滚(glam rock)的传奇人物为原型,来演绎他的角色夜总会老板卡斯特的。 [注1]

“我一辈子都在从 T.Rex 乐队主唱 Marc Bolan 和 David Bowie 身上获取灵感。 我们谈到这个角色的时候一致认为他的出场应该是气派非凡的。 他给电影带来了崭新的元素。 他就像个变色龙。他的个性和造型千变万化,任何人站在他身边都会被他的光环淹没。我觉得这种不厌其烦重塑自己的人很有趣。所有这些自然而然地就把我引到了 Ziggy Stardust [注2] ”身上。


2)主演之一的布鲁斯•巴克林纳跟着媒体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差点噎着了。在看到片中倒叙部分出现了由数码年轻版的他扮演的创时,也震惊不已。

“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读过不同阶段的剧本,幸好现在大部分都忘了。我知道自己在开头和结尾的戏份,但是在中间,我就张大着嘴坐那儿看着,到了快结束的时候就开始有点情绪激动了。你一看到判别者飞船或者光线列车,就会不由自主地产生共鸣。昨晚我头一遭在银幕上看到一个年轻版的自己,感觉很奇妙。而且我还换了个很棒的发型!太诡异了!”

/gkimage/tn/h4/xv/tnh4xv.png

3)纳米技术把程序们灌醉了。

在采访中,我问麦克•辛在夜总会场景中程序们喝的是什么饮料。

我:麦克,你扮演了创之城中末端俱乐部的老板。那些程序们在你的酒吧里喝的到底是什么?

麦克•辛:我记得他们把饮料端来的时候——你有没有看到《创:战纪》导演之一史蒂夫•利斯伯吉尔在里面演一个酒吧招待?——那些饮料里面都有灯。无论哪儿,只要能塞一个灯进去,他们就会塞一个进去。他们端来的那些饮料,可能是某种油,某种机油。

我:比如说某种液化的代码?

辛:大概是。

布鲁斯•巴克林纳:你希望它是什么?

我:某种纳米材料?液态的1和0?

辛:对,它其实不是液体,它应该是很多微型电脑汇合在一起,进入你的系统帮你清洗病毒的。


4)曾经一起参与过“迷失”创作的编剧亚当•霍罗威茨和爱德华•基迪斯表示,他们不想编出一个“网络《创:战纪》”来。

亚当•霍罗威茨:我们从来没打算把它写成一个网络电影,搞些“糟糕,伟哥广告来了!我们撤!”之类的对话。在我们眼中,它就是个像奥兹国 [注3] 或者潘多拉星球那样的世界。

爱德华•基迪斯:进去了之后,里面就很少提到技术字眼。我们很不想提醒观众身在何处。这是一个独立的宇宙,我们不会大谈“下到硬盘里去”或者“取些内存”。我们极力试图避开这些东西,好让人们被这个新的世界征服。

亚当•霍罗威茨:史蒂文•利斯伯吉尔在1982年提出的这些相当有趣的创意,直到二十年后,随着“模拟人生”、“第二人生”的流行,以及网络替身——即使只是 facebook 主页——这样的概念出现,才开始被实现。我们不想过分讨论科技的内容,但是我们参考了未来学家和科学家们认为将影响人类20或50年后生活的一些构想。


5)老版《创:战纪》在80年代的迪斯尼是一部颇具颠覆性的电影。

《创:战纪》导演史蒂夫•利斯伯吉尔:当时的情况大概是,《创:战纪》的主创人员是80年代初那一批有想法的年轻人,他们几十年来跟着技术一起成长,成为数码时代的见证人。当他们成长为制片、编剧和导演时,时机就成熟了。

我在迪斯尼找遍了各个部门,从第一个创的制造者——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用户”这个词,觉得这是一部疯子们拍的电影——到掌握当时顶尖技术的《创:战纪》制片人肖恩•贝利。

/gkimage/k3/l3/be/k3l3be.png

6)有天晚上 Daft Punk 在片场主持了一个锐舞派对。

《创:战纪》导演约瑟夫•科金斯基:我们在三年前就跟 Daft Punk 碰过面,那时连剧本都还没有,连特效测试都还没做。那是这部电影的第一批会谈之一。我立刻发现他们跟我很有创作默契。我们想要创作出一套与众不同的经典电影配乐。我们很早就开始进行原声的创作,它跟剧本、分镜头脚本和特效测试是同时进行的。我很幸运,在拍摄的同时,现场就播放着那些曲目。在我们剪辑的时候,他们也同时在谱曲——这部电影的音乐和视觉是浑然一体的。

制片人肖恩•拜利:有件好玩的事。一天晚上有台摄像机坏掉了,那两个小时我们就没法拍摄。于是大家就大半夜的在创的仓库中举行了一个即兴的锐舞派对,由 Daft Punk 亲自担任 DJ 。

约瑟夫•科金斯基:大家都穿着戏服呢!

肖恩•拜利:我们就在凌晨四点搞了个舞会。


7)圣地亚哥漫画节H展厅的粉丝们给角斗场场景配音。

约瑟夫•科金斯基:我们刚开始做声效部分的时候,有个天行者牧场录音室的哥们跟我说,“你那些角斗场的戏里头的欢呼声很特殊——那种声音很难合成。你得找一千个愿意服从指挥的人来真喊。”我们就去找运动场,然后我灵光一现,“等一下!漫画节就要到了!不如让H展厅的观众来表演然后把它录下来。”于是我们就这样做了——碟战场景中所有的观众都是由漫画节H展厅的粉丝们配音的。让支持我们的粉丝们亲自上电影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注1]20世纪70年代早期,一种名为 Glam Rock ――追求唯美夸张舞台形象的风潮的兴起,让摇滚多了不少妩媚与华丽的风致。Marc Bolan ―― T.Rex 的主唱,正是开创这一风潮的先锋人物。 Marc Bolan 和之后的 David Bowie ――另一个 Glam Rock 的前卫偶像在七十年代早期风光无限。
[注2]1972年初, David 以一张概念专辑把自己塑造成 Ziggy Stardust 这个外星人摇滚巨星,这个只存在了短短两年的“太空”幻想生物,成为 David 一生中最为重要的形象,也记载了华丽摇滚最为戏剧性的一页。
[注3]《OZ国历险记》是《绿野仙踪》动画片中最受欢迎的一个版本。

(译自: io9.com


在30年前,世界上大多数人都还没有听说过“电子游戏”,世界上第一台家用电脑才刚刚面世,一部“电子游戏科幻片”超越了这个时代,这就是《创:战纪》的前身,出品于1982年的《电子世界争霸战》。这是史上第一部描写虚拟现实的电影,也是第一部采用电脑生成图像(CG)和真人结合的方式完成特效的电影,开创了CG制作电脑的新纪元。太过超前的概念也使它难以被赏识。直到数十年后,它才真正与我们的时代看齐。

今天这部赛博朋克电影后面,依然埋藏着深深的怀旧的朋克情结,这些元素与顶尖的技术珠联璧合,成为对一个时代的怀念和对未来的野心。

/gkimage/35/qi/tq/35qitq.png

左边为1982年《电子世界争霸战》版本mondo海报,右边为2010年《创:战纪》版本mondo海报,两张海报可以合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