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 表 你 的 评 论 ......
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全部热门评论

复杂化:科技产品最糟糕的倾向
#电子
Robert Neubecker/Slate

Robert Neubecker/Slate

(文 / Farhad Manjoo)要是你常常阅读科技产品测评,你很有可能碰到过这样一种套路,我一般将之称其为 “老妈最爱” 式测评。一个技术记者(中年大叔)——那种花上几小时告诉你无线路由器最新发展的家伙——正在评估像 Kindle 或是 iPad 这类旨在吸引非技术型用户的电子产品。他会从表扬这种掌上设备的直观操作界面和简单安装程序讲起,但终会发现仅是描述不足以表达该产品的核心品质——简单。这时候,他就会抛出 “老妈” 炸弹:这玩意儿太简单了,连我妈都会用。

我很肯定自己从未写过这类 “老妈最爱” 式测评,但也差不多了(对不起了,爹!),但我非常理解这种冲动。靠写科技测评为生的人与其他人有着根本性的不同,而且我们也都清楚这点:我们迷恋电子产品,并且时刻准备花时间去研究复杂的东西——如果回报丰厚的话。但我们同样也知道,技术测评的真正观众是 “非技术迷” ——或者说 “正常人”(我们行里的叫法)——遇上好的产品、简单易用不繁杂,只需一眼我们便会倾心。这就是为什么技术记者这么爱苹果,为什么过去 5 年这行干起来那么带劲儿的原因。


2011 年,几乎所有的产品都变复杂了

在过去几年里,这个产业终于开始把注意力放在正常人身上:随着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中心化的应用以及媒体商店的出现,电脑似乎终于简单到每个技术评测员的妈妈都会用了。

然而,2011 年,所有的简易特性都被抛弃了。对于科技而言,2011 年是糟糕的一年。这一年,我经常使用的电子产品或者网络服务,几乎每一个都新加了更难用的特性。改进缓慢、平台大战、媒体标准竞争以及愈发混乱的用户界面随处可见。凡是我预料得到的地方,都有更复杂的特性出现。比如 facebook,它一如既往地增加了大量功能重叠、有时甚至是隐秘的特性;不仅如此,连历来是正常人使用技术的天堂,比如 Mac 操作系统,也冒出了复杂的东西。

在苹果最新的 Mac 操作系统 Lion 中 [1] ,有这么多种方式下载和启动 App,更别提新的全屏 App 界面了——你以为你知道怎么玩转Mac,但在这个新界面上,你所知道的东西几乎一无是处,而且它还引入了一大堆自相矛盾的挥动手势——要是你真有本事安装了这个界面,劝你最好还是忽略一切新的特性。

苹果 Mac 新增特性,全屏 App 界面:左边是以前,右边是全屏显示的界面效果/Apple

苹果 Mac 新增特性,全屏 App 界面:左边是以前,右边是全屏显示的界面效果/Apple

苹果最新的操作系统 Lion 中新增了“滑动手势”,以及其他超过 250 个新增特性/Apple

苹果最新的操作系统 Lion 中新增了“滑动手势”,以及其他超过 250 个新增特性/Apple

不仅仅个人产品变得更难用,在 2011 年,整个科技生态系统都滑向平庸。设备与服务更难融合,仅仅是选择要用哪种服务都得画张流程图。有些最简单的技术问题——比如我该怎样发文字信息给朋友?我该使用哪种视频电话服务?——现在都解决无望了。

比方说,你正在网上找电影和电视看,你是该订阅 Netflix、Amazon Prime、 Hulu Plus、有线电视、卫星电视还是零零总总的其他东西 [2] ?正确答案是:看情况。影响这个简单决定的因素有很多——你看多少电视?你喜欢老面孔还是新面孔?你喜欢哪一型的电视节目?——你得花上好几个小时搜索来找到答案。更糟糕的是,不管你怎样深入搜索问题,你都不太可能从单一服务里找到你想要的所有东西。

现今的科技产业,需求为王。不错的产品有很多,但完美的却难求,这种情况至少得持续好几年。

多样化意味着复杂化,用户需要的是简单

科技产业正处于从以往的电脑向未来的移动设备过渡的转换期。以前电子产业由一家公司——微软——所支配,它可以全权决定成千上万人的电脑每年该怎么变。但如今,还没有一家公司能够独霸后电脑时代。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新的电子产品将仍在四五家大公司之间摇摆(苹果、谷歌、亚马逊、facebook 和微软)。

由于这些公司对未来的看法和商业关注不同,因此他们在创造类似但相互排斥的技术。2011 年,苹果和 facebook 两家公司都发布了类似黑莓的信息服务,想要替代传统的 SMS 文字信息——但苹果用户不能和 facebook 用户互通信息。同样,你也不能用苹果的 Facetime 跟 Skype(现归微软)或跟用安卓的人视频聊天,而你也无法邀请 facebook 上的人去你的 G+ 圈子。

到底该选谁?(图片:Robert Neubecker/neubecker.com)

到底该选谁?(图片:Robert Neubecker/neubecker.com)

这个多设备的世界需要的是稳定的管理和协调:今日许多人——甚至非科技迷——常常跟三四个主要掌上设备打交道。但这些设备每个都自成一体,你手机上不一定存有你工作邮件档案中存有的某个手机号,当你需要的时候就没法用。

当然,有些应用程序(比如 Dropbox)宣称可以确保你能获取工作台式电脑、私用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或者平板电脑上的全部资料。但是,你必须另外安装一个新扩展才能使用这一服务,单单这点就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

苹果、谷歌、微软还有亚马逊都在努力实现各种设备之间的无缝对接,但竞争利益再次阻止了它们推出通用性的服务。2011年,苹果推出了 iCloud,它能自动同步你在各种服务上的数据——当然,“各种” 并不包括你在安卓上的数据。我喜欢谷歌Chrome 浏览器记住我在每台电脑上所做每件事的方法:当我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保存书签或添加扩展程序时,我台式电脑马上得到相同信息。但 iPhone、iPad、Windows 手机和 Kindle Fire [3] 并不运行 Chrome,因此在这些设备上它毫无用武之地。

我预计 2012 年之后,新兴公司大有机会尝试解决这个问题。Dropbox 的成功证明了人们需要一种简单的方式来迫使不同设备兼容,但我想要的不止是确保文件到处都存在;我想要的是一种能够统和我手头那些相互竞争的设备和服务的技术:凭什么我得在 facebook 和 Google+里有不同的名单和圈子?不该这样,应该有人弄出一种方式让它们保持同步。

但出于大量技术原因,新兴公司将会很难解决复杂性这个问题。这是需要由市场来担负解决的:随着某个移动平台的推出,一个媒体服务获得主导地位,哪种方式发送消息最方便、观看视频最容易、在你的掌上设备之间保持同步最简单,选择最终将会变得很简单。但苹果、谷歌、facebook、亚马逊以及微软已经困在一场斗争里好几年了。他们谁也不想很快就投降,而且可能要好多年才能清楚地看到赢家。在那之前,你要稳住……


【注释】

[1]该文写于 2011 年末,苹果已于 2012 年 2 月 17 日推出最新一代 Mac 操作系统 OS X Mountain Lion。
[2]Netflix、Amazon Prime、 Hulu Plus 都是不同的在线网络视频服务。
[3]Kindle Fire 是亚马逊旗下的一款平板电脑。


本文编译自 Slate 网站科技评论 2011 Was a Terrible Year for Tech
作者 Farhad Manjoo 是 Slate 的技术专栏作者,原文发布时间为 2011 年 12 月 29日。
文章图片: Robert Neubecker/neubec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