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 表 你 的 评 论 ......
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全部热门评论

小说:恶魔疗法
#科技
作者:
插画:阮飞行
/gkimage/5r/l0/1r/5rl01r.png

每个人的身体里,都住着一个恶魔和一个天使。


哗啦~

汤米用尽全力一拽,拉倒了病床边挂输液瓶的架子,倒下的架子又打翻了护士送药的小车。药瓶、针头、各种小器械散了一地,病房里一片混乱。

“我不会同意的!”盛怒的汤米又虚弱地跌回了床上,“把我的精子抽出去,让医院捣腾够了之后再注射进我的大脑?嗯?我不会同意的!”

老托马斯疲惫的脸出现在汤米上方:“我会害你吗?这个手术已经在上千只动物身上实施,证明了是切实有效的。”

“而我是第一个接受这个手术的人类!”

“内源性脑白质空洞症是没有办法治疗的,这唯一有效的手段。”老托马斯瞪着陷在病床里的汤米,“医生说,按照您的病情发展速度,你活不过今年冬天!”

“让我死了好了!”

“我不会让你死的!”老托马斯下嘴唇颤抖着甩出这句话,转身走了。


在几百前,当人类的双眼还无法洞察生命最微小细节的时候,生命延续的真相一直躲藏在厚厚的迷雾中。

那时,人们关于生命的延续有很多猜想。有人认为人体是由两种不同性质的部分组成,分别是专门负责生活的体质和专门负责繁殖的种质;也有人认为生命的信息包含在组成人体的每一个最小单位中,繁殖过程就是最小单位的重构与分裂;当然,也有人猜到了每精子里面都有一个小人儿。

但是真正被人在显微镜下面确认到已经是近百年的事情了。之后,伦理学、生物学和医学都倾注无数的人力物力在这些小小的人身上。

最早做出反映的是伦理组织,他们认为人类不应该染指这些小人儿,甚至试图赋予那些小人儿正式的人权。但是很快,他们的努力统统破产了。一是因为所有沟通的尝试统统失败,更重要的,每分钟都有无数的装着小人儿的精子来到世上,然后下落不明。大概折腾了半个世纪,生物学和医学才开始名正言顺地折腾这些小人儿。

之后的几年里,科研人员们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办法把那些小人儿从精子里面剥出来,分离出来的小人儿没有任何能动性、没有生物应激反应,异常脆弱。那些小人儿短时间之内在显微镜下瘪掉。在营养溶液里,小人儿们被吊住命,却长成一团团的怪肉。

在之后,技术发展到了可以肢解这些小人儿的时候,人们惊喜地发现简单的器官能够在溶液里面健康成长,压抑近百年的感情一下子爆发出来,接近一个世纪的迷茫探索终于找到了实用性。一时间,借此从获健康的残疾人不计其数,草率地换手换脚的人也大有人在。

而剥出小人儿的脑则是十年之内的新进展。


随着病情的恶化,汤米很快陷入了长时间的无意识状态,仅靠流食和输液维持身体。

鉴于这种状态,汤米的反对不再有效,老托马斯在医院的合同上签了字,医院承担手术的费用,但在手术期间和术后,医院将开展额外的实验,以获取必要的数据。

汤米安静地躺在手术台上,他的病症已经让他失去了意识,也失去了对外界各种刺激的感受,甚至瞳孔也完全散开,对强光的刺激毫无反映。但麻醉师还是按照正常手术的剂量为汤米进行了全身麻醉。

六根细细的钻头从不同方向钻入汤米的头盖骨,其间会暂停四次,为了防止温度过高导致脑组织受损。

手术进行得很快,用于修补的大脑是早就准备好的。

精子里的小人儿早在两个月之前就剥离出来,在显微镜下切开了它那近乎透明的头盖骨,那颗最开始直径不到十微米的大脑在营养液的滋润下已经长到了核桃那么大。

这颗备用大脑再次被切到极碎,再由极细的针管注射到汤米脑白质空洞的部位,这些碎片会在脑环境中继续发育,并与汤米的大脑融为一体。这个实验已经在全世界各个实验室的小白鼠身上进行了无数次的重复。

手术之后的一个月,各种大脑扫描已经找不出什么病征了。

但汤米一直没有醒来。

后来,医院让他搬出了ICU病房,但每天一直做着大量的检查。

直到出事那天。


那是凌晨两点,全医院都陷入了沉睡中,偶尔有病人从梦中惊醒又很快地睡去,大厅里护士站上还有几个昏昏欲睡的护士在值班。

这时,汤米苏醒了过来。

他的双眼已经看不见了瞳孔,眼眶之内全是暗红色的光,他的呼吸带着硫磺的恶臭,他的一举一动充满了理直气壮的恶意。

他坐起身来,不紧不慢地拨去身上的各种管线、电极,缓缓地环顾四周。他发现病房里还有一张病床,上面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老人,两个护工也在自备的行军床上沉沉地睡着。

他走下床,在床头的抽屉翻了翻,满意地从里面找出了几支注射器。包装袋被随意地丢在地上,汤米一边走近那两个护工,一边轻松地把注射器拔到最长。一针管空气轻松地推进了其中一个护工的颈动脉,动作行云流水仿佛是年富力强的值班护士。那个护工被扎针的刺痛惊醒,但随即又瘫倒了下去。然后是第二个护工,再往后是邻病床那个老人。

解决完房间里的三个人之后,他在房间里巡视了一圈,从老头床头的柜子里找出一把水果刀。他于是提着刀朝护士站走去,那些靠着电脑上的纸牌游戏保持清醒的护士没怎么反抗就被汤米解决了,一刀一个,都是砍断了颈动脉,血喷了一墙一地。

汤米像一只幽灵般在医院大楼里游荡,见人就杀。不过更多地,是把酒精之类的东西洒得到处都是。当他走出医院的时候,火已经烧起来了。


由于精子太小了,人们没有注意到那个小人儿额头上的角,以及背后带倒钩的尾巴;由于圆环和翅膀都没有明显的特征,所以人们以为那是卵子里的普通结构。

总之,恶魔终于被放出来了。


小编:人类的结合,原来是恶魔和天使的融合,灵魂在架空的科学设定上,被具化为肉体。于是我们可以看见善良在舞蹈,邪恶在冷笑,上帝创造出二者,一切丰富由此而生。有新闻说科学家将女人骨髓变精子,生育不再需要男人,于是天使和恶魔终将擦身而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