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过了 10 个小时的盘问,扎克伯格接下来还要面对什么?


政府在寻求针对整个社交网络行业的监管。

扎克伯格在国会听证会上正襟危坐,与此同时 Facebook 总部的员工却大舒一口气。

《连线》报道,上周总时长长达 10 个小时的质询听证会期间,远程旁听的 Facebook 员工从提问中意识到,很多议员对 Facebook 其实并不十分了解。

“我个人非常惊讶,他们的准备工作竟然如此匮乏。”扎克伯格甚至被提问“既然用户不付钱,你们怎么维持商业模式?”一位匿名的 Facebook 高管说,“两边都尴尬:我们犯了错误,但他们掌握的情况实际上更少。”

扎克伯格自始自终表达道歉,维护 Facebook 的商业模式。Facebook 的股价在听证会后回升超过 4.5%。

然而事情远没有结束。

美国政府正在寻求对社交媒体的进一步监管。参议院商务委员会主席、南达科他州共和党议员 John Thune 在听证会上说示:“过去,我在两党的同事中有很多都愿遵从科技公司的自我监管,但这种局面可能正在发生变化。”

《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认为,虽然听证会结束,但一些尚未明确回答的问题会继续为 Facebook 带来麻烦。

比如有议员明确表示,国会要决定是否以及如何加强隐私标准以确保透明度,并得到用户的认可。扎克伯格的回应是认可监管的必要性,还说 Facebook 愿意配合议员们制定一套有效监管方案。

他还被问到是否支持诚实广告法、未成年人隐私保护法并帮助政府补充细节;是否支持在线隐私权的立法,扎克伯格的回答是回头他的团队回复这个问题。

“我们的立场不是监管不好。”扎克伯格说,“我们的问题是什么是适当的框架,而不是是否该有一个框架。”

但实际上有关隐私权的立法已经在进行。欧洲将在 5 月份正式实施《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这是人类历史上对互联网隐私最为严格的一套法案,包括 9 个条文,共计 204 页。

其中第一次对科技公司规定,必须提供一种能够下载所有储存在服务器上个人数据的方法。为此苹果已经宣布在欧洲提供通过 Apple ID 访问所有数据并下载修改和删除的功能;腾讯 QQ 一度被传要在欧洲停止服务,但随即辟谣。

扎克伯格也被问到了这个问题,他说“我认为他们正确理解了管制。”

特朗普政府去年 4 月废除了奥巴马的网络隐私保护法,用户产生的数据不再被视为受到保护的对象,网络服务商可以检测用户的使用行为并以此推动广告。

但 Facebook 的丑闻可能推动美国也效仿欧洲制定更为严格的监管条例。俄罗斯干扰大选、封杀极端言论、该不该为警方提供嫌犯手机里的数据……这些和数据及用户权益有关的问题也不只是 Facebook 一家公司的问题。

Twitter 和 Google 运行着相同的商业模式,免费提供服务、积累用户数据、依此推送精准的广告。Facebook 的丑闻同时也放大了他们的问题。

美国国会已经把焦点转移到其他公司身上,民主党参议员 Mark Warner 在听证会结束后说,他希望“扎克伯格、杰克·多西(Twitter 创始人)、谢尔盖·布林(Google 联合创始人)一起和情报委员会商讨国家安全的问题。”

Facebook 也有前车之鉴。

比尔盖茨 2 月份在接受 Axios 的采访时说,科技公司和政府对着干会招来政府的干预。

“科技公司必须小心……不要认为自己的观点比政府重要,不要认为自己在某些关键领域比政府更高明。”在被问到怎么看苹果拒绝给 FBI 开后门提供用户数据,盖茨说:“这不是能不能做到的问题,而是愿不愿意的问题。”

1990 年代开始微软在美国受到反垄断调查,被指责浏览器软件与视窗操作系统软件非法捆绑销售,司法部门正式立案。在 2000 年代初的庭审上,微软还差一点面临被拆分的命运。最终比尔盖茨在听证会上表示,微软不再捆绑软件,提供简易版的 Windows 系统。

另一个例子是游戏业,它在受到受到质询后得到监管和管理。1993 年有两款视频游戏 Mortal Kombat 2 和 Night Trap 中出现了暴力和色情描写,国会听证会严肃讨论了“游戏是否利于青少年成长”。

为了避免政府的直接监管,游戏厂商在国会压力下成立了一个现在名叫娱乐软件协会(Entertainment Software Association,ESA)的行业组织,并在 1994 年正式推出了游戏分级制度。

题图来自 Pixabay

挺过了 10 个小时的盘问,扎克伯格接下来还要面对什么?》有5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