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欧洲开始保护自己的利益


美欧关系再现裂痕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比利时布鲁塞尔电 — 一而再、再而三,一切都那么熟悉、那么令人难堪:欧洲各国领导人连哄带骗,据理力争,乃至苦苦央求,希望特朗普能在跨大西洋联盟的关键议题上改变主意。可特朗普似乎乐在其中,他喜欢把悬念进行到底,然后在最后关头一意孤行。

他反而还要求欧洲服从美国的决定,似乎一心想与强大而重要的盟友决裂,好让中国、伊朗、俄罗斯三国有机可乘。

比如这次,试图挽救 2015 年“伊核协议”的努力就以失败告终。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都曾赶赴华盛顿,敦促美国不要撕毁协议。他们的失败不禁让人想起此前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单方面实施钢铝制裁、以及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的种种决定。

随着每一道裂痕的出现,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的前景就愈发黯淡,美国最亲密的几个欧洲盟友处境颇为不妙。

尽管这些盟友感到愤怒难堪,各国似乎不愿与特朗普正面对峙,而是希望随着时间推移,他和他的助手能够回心转意。有人也许会联想起英国大文豪塞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的一句名言:“再婚是希望战胜了经验。”

然而有迹象表明,人们正在慢慢失去耐心。如今,特朗普正打着“美国优先”的名义,使跨大西洋地区出现了权力真空,而欧洲似乎也无力或者无意填补这一空白。在这样的背景下,许多人正在努力寻找对策。

杰里米·夏皮罗(Jeremy Shapiro)曾是美国国务院官员,如今供职于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他一针见血道:“几个盟国当然早就厌烦了,但它们似乎没有别的选择。”

他还说:“欧洲已经在讨好美国总统的路上越走越远,不是出于信仰,而是因为还存有一丝希望,以为还能说服他。欧洲继续听之任之,已经到了尴尬的地步,那是因为实在没有别的选择。”

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本周二,英、法、德三国外长发表了声明,对特朗普的决定表示遗憾,并承诺会与伊朗合作,共同维护核协议。法国外长让-伊夫·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表示,他们将于下周一同伊朗官员会晤,“商讨整个局势”。

马克龙已于本周三和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通了电话。爱丽舍宫随即发表声明,称“法国将继续全面履行伊朗核协议”,而这可能会扩大法美之间的分歧。

声明中还称:“他(法国总统)指出了伊朗继续履行该协议的重要性。”

但夏皮罗认为,对欧洲而言,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是否继续履行协议,而在于是否勇于面对美国退出协议的行为,并采取积极行动,保护欧洲在伊朗的公司和银行业务。”他指出,“采取这种立场很容易引发冲突,现在也不清楚欧洲公司是否真的希望看到这个结局。”

虽说有些人认为,欧洲应该加把劲,继续沿着老路走下去,比方与特朗普和他的助手们磋商、希望能说服他们相信,维护跨大西洋地区团结很有必要。可有些人已经受够了。

欧盟内部呼吁决裂的声音越来越多。对此,欧盟下属的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表示,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正在背弃多边关系和友好合作,“其火爆程度只会让我们感到意外”。

据美联社报道,他对比利时佛兰德地区议会(Flemish regional parliament)表示,美国“不再愿意与世界其它地区合作。此时此刻,我们必须取代美国。因为它作为一个大国已经丧失了活力,进而在不久的未来,也势必会失去影响力。”

本周二,英国工党外交事务发言人埃米莉·索恩伯里(Emily Thornberry)表示,欧洲应该停止“对特朗普这种长期而无益的纵容”。

欧盟高级顾问娜塔莉·托奇(Nathalie Tocci)称,维护伊朗核协议一事败局已定,因为“特朗普和欧洲的目的有着本质区别。”

她认为,特朗普“对遵守核不扩散协议不感兴趣,而是对伊朗政权更迭感兴趣,就这么简单。”

“我们不能再这么窝囊下去了,”她随后补充道。

娜塔莉·托奇是意大利国际事务研究所(Italia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所长,同时也是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费代丽卡·莫盖里尼(Federica Mogherini)的重要顾问。她认为,在气候与贸易、国际法、以及联合国、世贸组织等国际机构的重要性问题上,欧洲与特朗普政府的分歧是真实存在的。

“难道我们不能捍卫自己的利益吗?”托奇反问道。“这关系到跨大西洋联盟等核心问题,因为欧洲在非多边环境下无法生存。”

“暂时与特朗普政府分道扬镳不是更明智吗?”她还指出,2003 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时也发生了类似情况,但新任美国总统上台后,美欧关系就有所改善。

前美国驻北约大使伊沃·达尔德(Ivo H.Daalder)认为,关系破裂不可避免。“美国先是在北约问题上向欧洲施压,然后是巴黎气候协议、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问题、贸易制裁,再到现在的伊朗核协议。到了某个时间段,欧洲自然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他们应该走自己的路。而那一刻已经越来越近了。”

不过,尽管柏林、伦敦和巴黎怨声不断,欧洲各国目前仍未明确表示会与美国分道扬镳。

欧盟一直忙于应付各种麻烦:民粹主义、移民问题、“伊斯兰恐惧症”,以及匈牙利波兰等成员国对民主、法治观念的挑战。

在伊朗核协议问题上,英、法、德三国已表示将坚持履行条款、努力让伊朗继续留在该协议中,同时保护本国企业的利益。

三国可能会为一些企业提供以欧元为主的资助,并积极立法,防止美国实施二级制裁。

自 1996 年起,欧盟就实施了一项“屏蔽法令”,来应对美国对古巴、伊朗(后来则仅针对古巴)采取的制裁措施,命令欧盟企业无须遵守美国制定的贸易限制。不过,这项法令只在少数情况下才被使用,如果需要用来反制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就必须加以修正。更何况,“屏蔽法令”也无法让同时还与美国有贸易往来的公司打消疑虑。

但夏皮罗指出,欧洲企业都认为自己太容易受到美国制裁的威胁。他表示:“与美国市场、美国银行体系的影响力相比,它们在伊朗可能遭受的损失不值一提。”

法国还表示会在制裁措施生效前,为部分企业向美国寻求豁免。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伊朗问题专家埃莉·杰兰马耶(Ellie Geranmayeh)认为,欧洲“正在变得越来越不重要”。

她说:“在美国看来,欧洲似乎很乐意长期不作为,实际上也就是让欧洲用 10 年时间才达成的协议变成了一纸空文。”要是欧洲“不愿或不能在与美国的谈判中显得更为强硬,我们就会在政治上也变得无足轻重。”

也有的观点较为平和,认为欧洲应该适应变化。前法国驻华盛顿大使皮埃尔·维蒙(Pierre Vimont)表示:“没有人觉得跨大西洋联盟已经分崩离析了。”

“可既然美国不愿扮演领导角色,我们怎么才能让它继续运转呢?不是说我们失去了美国,而是说美国不再愿意扮演领头的角色,我们该怎么继续前进呢?”

维蒙认为,欧洲面临的难题在于,一方面要维持与美国的关系,另一方面又要避免“慢慢滑向美伊及其邻国发生冲突的边缘。”

他表示,随着欧洲在伊核问题上支持伊朗、在贸易政策上支持中国,“要做到这点会非常棘手。”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版权: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因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欧洲开始保护自己的利益》有11个想法

  1. 现在针对伊朗有一个说法就是为了美国的石油天然气出口 最近油价不是涨起来了咩 只要中东乱了 美国石油天然气出口就有利可图

  2. 特朗普将成为美国历史一口气撕毁自己国家协议和前任政策最多的一个总统了 这对于美国的信誉也很不好 你国家的协议动不动就全部废除
    上次是朝鲜在九十年代和美国打成一系列协议 朝鲜也在废除核武器 但小布什上台后 美国就全部撕毁克林顿和朝鲜达成的协议 强化针对和制裁 然后朝鲜又重新开始研发核武器
    最近克林顿时候的和越南达成的难民协议也要被废止 还要求越南把越南战争以后的越南难民全部接受 现在越南亲美派都由此垮台了 你亲美 还要针对你 因为美国新的政策也对准越南了

发表评论